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第四十一章

书名: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 作者:江月年年

  生活总要继续下去, 云破哭过后打起精神,变得越发成熟理性,甚至可以整理母亲的遗物。楚弄影本想替他完成, 但他却婉拒她的好心,执意独自完成这一步。云破将母亲常用的衣物一一叠好,看到床下眼生的木箱, 不由微微愣住。


  两人合力将沉重的木箱拖出,木箱盖子被翻开, 映入眼帘的是半箱手工结。五颜六色的手工结被分为两摞, 一半挂着云破的铭牌, 一半挂着楚弄影的铭牌, 背后还有对应的年份。铭牌上的年份从天启年正式开始,都是未来不曾到来的日子。


  云莱为两人悉心编织未来每一年的祈福结, 全都整整齐齐地码在箱中, 等待他们有朝一日发现。


  云破本还能强作镇定, 此时他眸中又闪起波光, 低声道:“她早把一切备好了……”


  即使没有发生族人追击的事情,云莱同样料到自己命不久矣。楚弄影现在才理解云莱拒绝拜神的理由,一是对方不再信神, 二是将死之人不用关心未来。天启年拜神预示未来十二年的运势,但云莱知道自己没有未来,所以更不用拜神。


  楚弄影想起蓝精灵的话, 宽慰道:“漂亮姐姐的残识应该回归故土, 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能跟她重聚。”她搞不明白蓝精灵对水神的大段阐述, 最后只能用简明扼要的话勾出重点, 或许云莱之事还有转机。


  “即使妈妈能够回来,这恐怕也不是她期待的世界……”


  [这里永远充斥着暴力、鲜血和死亡, 人们前仆后继地追逐着名利与权势,甚至不惜同室操戈、父子相残。]


  云破在心里回忆起母亲说过的话,逐渐明白云莱的深意。因为她曾饱尝过痛苦,所以才抗拒自己走上同样的路,宁肯他是个普通人。如果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母亲归来也不过是重复血亲相残的惨剧,不得不继续跟族人们对抗……


  他同样厌恶着杀戮与死亡,但是不是只有拥有力量,才能够改变这一切?
365bet最新网址两人翻了翻木箱,除了手工结外,箱子内还装有大量的现金、精神养液和记录招式的珍籍。云莱好像早就替他们规划好学习路线,她将自己的经验心得写下来,统统留在木箱内。同时,她还建议孩子们进入联盟学院,那里有最专业的老师和最自由的氛围,或许能够帮他们更好地确立方向。


  联盟学院的入学年龄是14岁,楚弄影和云破都没有报名参考的资格,还需要磨炼几年。云莱走后,云破一夜之间成长起来,他脸上无忧无虑的笑容变少,但对楚弄影的细致照料,反而更甚从前,偶尔让焚狼都看不过眼。


  武道馆门口,焚狼眼睁睁望着两人互动,简直眉头直跳。


  “这是武道铭牌和报名资料。”


  “这是你热身时可以用的东西。”


  “这是你下场后可以用的东西。”


  “这是精神养液和急救包扎带……”


  云破如数家珍,他源源不断地从包里掏出东西,很快就塞满楚弄影的怀抱。楚弄影看他絮絮叨叨,忙不迭抱怨道:“好啦好啦,这只是一场普通比赛!”


  焚狼忍不住吐槽:“你也知道是一场普通比赛,我还以为你是准备郊游的三岁小孩!”


  云破沉吟片刻,陷入思考:“郊游带这点东西估计不够。”


  焚狼:“……”我的傻老大,这不是重点!


  焚狼只敢出言怼杠精,却无法反驳云破。他闷闷不乐地看楚弄影前去备赛,她临走前居然还有脸说老大管得多,简直是忘恩负义!


  楚弄影走后,焚狼跟云破一同前往观众席,试图改变惨遭洗脑的老大。他凝眉道:“老大,难道你没觉得自己被控制吗?你完全受她操控了!”
云破讶异地看他一眼,回道:“我并不觉得。”


  焚狼:“你这就是受操控的状态!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被控制!”


  云破:“……”


  云破:“你想多了,小影做事一贯毛手毛脚,我只是帮她想着而已。”


  焚狼深吸一口气,又道:“好吧,提醒带东西还能理解,但你为什么要给她钱花?”


  云破:“她把钱都放在我这里……”


  焚狼振振有词:“胡说!你给出的远超她挣的,我作为武道选手最清楚!”楚弄影花钱向来大手大脚,最近又换了辆昂贵的新自行车。她前面还陆陆续续购买不少东西,怎么可能马上掏出这么多现金买车?


  云破有条有理地反问:“可我也没理由不给她钱花?”


  焚狼望着对方天真无邪的面孔,竟对他受洗脑的程度无言以对:“……”


  焚狼思来想去,他最终还是痛下决心,打算一棍子敲醒执迷不悟的云破,语重心长道:“老大,她向来蛮不讲理、唯利是图,又喜欢奢侈消费,明显是把你当做提款机……”


  焚狼如同看着跳进火坑的兄弟,只想费力地将云破捞上来。即使这话听上去伤人,他也要让对方认识到残酷真相!


  云破眨眨眼,点头应道:“对,她是把我当提款机,你怎么知道?”楚弄影早将此等论调挂在嘴边,他心中已见怪不怪,她还自称印钞机呢。


  焚狼:“……”


  焚狼痛苦地摇头:“完了,完了,舔狗真是没救……”


  云破:“?”


  另一边,楚弄影正在场上奋力对决,游刃有余地击败对手,引发观众席的欢呼。她最近产生紧迫感,距离报考学院的时间越来越近,等她入学后就无法参加对决,算是失去现有挣钱的渠道,所以要趁现在多打比赛。


  云破通过小苹果和民用通讯器厂商的合作,收入再创新高,而且他的发明制造不会受学院限制,着实让杠精羡慕不已。这估计就是体力工作和脑力工作的区别,两者所赚的收益和持续程度截然不同。


  楚弄影如往常般获得胜利,跟云破和焚狼一同回家。路上,焚狼兴致勃勃地问道:“你们有报名预备班吗?”


  云破:“什么预备班?”


  楚弄影:“就是冲击联盟学院的考前培训班吧?预备班会招收共和国内有资质的学生,为联盟学院的考试做准备。”


  焚狼颇为惊讶:“你居然会知道?你不是最讨厌学习?”他也是最近才得知预备班的消息,她却好似非常了解?


  云破同样面色微愣,他疑惑地望着楚弄影,不知她从何得知。两人天天待在一起,没道理他会忽略相关信息?


  [格格巫,你反应倒是慢点,别老忍不住说剧情!]


  楚弄影暗道不妙,不过她反应极快,信誓旦旦道:“韩煜以前不是上过这班吗?还从那里学会招式打比赛?”


  焚狼:“原来还有这事,我都不知道……”时间过得太快,韩煜已经许久没来武道场,他对此人都快没有印象,只记得对方是当年晋升赛亚军。


  云破面露好奇:“预备班很厉害吗?”


  “共和国内最厉害的考生都会聚集在此,每年预备班的升学率都非常高!”焚狼极为兴奋地说着,他看到云破脸上的伤疤,又露出一丝迟疑,“不过有个小小的问题,预备班好像只招异能学生,老大你……”


  楚弄影知道预备班,就是因为原着中云破没有异能被预备班拒收,但他最后靠着丰富学识让联盟学院破格录取,狠狠地打脸预备班同学。当然,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,云破已经觉醒异能,但他选择留下自己的伤疤。


  云破觉醒异能后,发现自己可以让疤痕自由地浮现或褪去,最后选择维持有疤的状态。楚弄影刚开始还挺迷惑,要知道他过去极讨厌伤疤,现在为什么又要留下?


  “这是妈妈跟他们抗争留下的痕迹,我要用它时刻提醒着自己。”


  云破以前将其视为自身的耻辱,但他如今的想法骤变,这是云莱鼓起勇气反抗的证明。这不是耻辱的疤痕,这是母亲留给他的光荣章。他总有一天会改变错误的一切,然后在母亲期待的世界里跟她重聚。


  焚狼当然不知其中细节,仍以为云破还没有异能。他甚至有点佩服自家老大,云破就算没异能,近几年能力值也突飞猛进,这要有异能绝对能赶超杠精!


  云破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伤疤,说道:“没关系,如果你和小影要去,我也可以试试……”不过这会暴露他有疤又有异能的情况。


  楚弄影闻言,果断道:“我不去。”
焚狼:“为什么?我们在预备班里备考学习,说不定能碰到共和国最厉害的考生……”


  楚弄影掷地有声道:“不可能!我就是共和国最厉害的考生!”她就没见过比自己强的同龄人。


  焚狼、云破:“……”


  云破和焚狼竟被她的厚颜无耻所镇住,他们同时陷入语噎。焚狼不敢置信地惊叫:“你是共和国最恬不知耻的考生吧!?”


  云破比焚狼冷静一些,他猜出她的如意小算盘,沉稳地提议:“你是害怕上课耽误武道对决?如果你觉得钱不够花,我可以再给你一点,还是学习更重要……”


  焚狼:“……”老大,你光靠溺爱的教育方式很有问题!


  楚弄影沉吟几秒,毫不惭愧地朝他伸手:“那你先给我?”


  云破二话不说,他真从包里取出一叠现金,放进她手里。


  楚弄影满意地将钱放进兜里,下一秒她就翻脸无情,得意洋洋地反悔:“那我也不要学习。”预备班又没什么用,原着中云破也没上课,她何必费力不讨好,前去浪费时间。


  焚狼看她趾高气扬的样子,他简直气得跳脚:“老大,你看看她,你看看她!她就是把你当提款机!”


  焚狼根本是痛心疾首,自家老大怎么就没法擦亮双眼,一直不明白呢!?


  云破:“……”果然我还是低估她的懒惰无耻。


  楚弄影不愿前往预备班学习,云破也不好强迫她,索性由着她的性子。两人本来就接受过云莱的教导,基本知道异能学习的方法,考前培训确实不必要。然而,楚弄影不想去上学,有人却专程来找她。


  “您在武道馆的表现给大众留下深刻印象,绝对是同辈里最杰出的武道选手,我们衷心希望能邀请您来预备班学习,给班中同学做出良好的示范效应……”


  楚弄影万万没想到,她高考时没有完成被清北争抢的白日梦,如今却在书中世界通过另一种形式实现。预备班的老师们竟专门过来联系她,重金邀请她到预备班学习,要知道别人可都要交学费,换她还能有钱拿。


  楚弄影和云破坐在一起,她听完对方来意,忍不住小声道:“原来我真是共和国最厉害的考生啊?”


  云破:“……”


  云破悄声道:“现在有钱拿,你还不去吗?”


  楚弄影:“那你怎么办?难道真要展示异能?”


  云破语气和缓:“你想去就行,我没有关系,这毕竟是班里的规矩……”既然他要到预备班学习,总要遵守对方的规矩。预备班好歹在共和国颇具威名,有着一定的地位。


  楚弄影思索片刻,她想起现实中的离奇新闻,不由心生一计,试探地说道:“我确实也很想去,但我的朋友没有异能,据说预备班只招异能学生……”


  “就是这位吧……”预备班老师看着脸带伤疤的云破,直接豪爽地拍板,“我们愿意破格招收你们,异能不是问题!”


  云破:“???”说好的规矩呢?说好的威名呢?居然如此没原则?


  楚弄影对此非常满意,立刻答应对方的邀请。


  杠精:果然现实中“清北争抢考生”的新闻不是作假,“高考状元带女朋友上大学”的新闻也诚不欺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