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您好,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(www.ysfwx.com)。手机用户请访问 m.ysfwx.com

| 手机版 | 收藏本站

主题: 字体大小: 默认 特大

初吻日记 KISSx30

书名:初吻日记 作者:鹿灵

  纪宁发完那条消息之后, 眼睁睁看着宋瑜的消息跟连珠炮似的打过来――
【我大晚上高高兴兴准备睡觉,是想看到你给我发这个的吗?】
【什么吻戏?什么时候拍?怎么吻?】
【纪时衍答应了吗?是综艺还是电视剧还是广告什么的?】


  纪宁:【你想让我先回答哪一个呢?】


  【算了,】宋瑜说,【你别回答了, 我不想给自己添堵。】
纪宁刚从浴缸里出来,又看到宋瑜再度发来质问:【你.妈的, 为什么。】


  她这才想起什么, 盘腿坐在床上问编剧:【纪时衍答应了吗?】


  【不用担心,他也是专业的, 他知道综艺怎么拍好看。】


  是啊,纪宁看着窗外月光感叹,他聪明, 他情商高,他知道综艺怎么拍好看。
于是就算寡言他也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那一个:破案的综艺他知道掌握节奏抛线索;单人part他知道怎么处理和对手之间的推拉关系;室内采访为主的综艺他也会偶尔制造一些新颖的梗。
所以,恋爱综艺里……他的职业惯性能做到身为流量招了那么多CP粉,让那么多人以为他们真的在恋爱, 也不足为奇吧。


  她隐隐觉得骄傲,可好像有哪里,藏着泡沫一样、一触即碎的空空荡荡。
只好不去想不去碰,也许这样的话, 故事的结局会晚一点到来吧。


  ///


  又老老实实在剧组拍了几天戏,把CE剩下的半个广告拍完, 三天后的晚八点,是CE的新品发布会, 纪宁作为新代言人也要参加。
不过不用上去很久,一个小时就足够。


  既然是发布会,噱头一定要搞足,微博及各个平台预热了近一周,CE爸爸给纪宁调来了高定礼服,是T家礼服和CE项链结合的专属设计款,专为她一人定制。
礼服掐腰,从腰迹以下散开不规则花瓣裙摆,有碎钻和项链恰到好处地镶入其中,随着步伐摆动,似是揽过漫天辰星,熠熠无双。


  诺诺看到裙子的第一秒捂住嘴,目光发直,半晌感慨一句:“好浮夸啊。”


  纪宁倚在衣架上:“我也觉得。”


  “但也是那种所有女生梦寐以求的浮夸,金主爸爸太会搞了,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么高级的宠爱。”
诺诺提起裙子在她面前比了比:“这个爸爸是好爸爸。快试试吧,我觉得穿上肯定好看。”


  换好礼服之后她就坐下等着化妆了,这次的妆发也做的非常精致,近三个小时才弄完。


  诺诺本来在等她的时候打游戏,见化好妆了抬头看了眼,又继续低头推塔:“我觉得这个造型又可以上热搜了,可以和纪宁旗袍图一战。”


  今天造型师给她绑了个小辫子顺到脑后,辫子里还带着混色的发绳,再配上这袭隆重礼服,倒真有点盛装出席的娉婷意味。


  发布会也渐入正轨,纪宁在后台等着自己上场的环节,冷不丁感觉到头上有什么一崩,她抬手摸去――
原来是有几个发绳断掉了,此刻若隐若现地缠在辫子里,不乱也不整齐,毫无规律,怎么看怎么奇怪。


  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,发现怎么塞进去都不好看,回头找人:“造型老师呢?这发绳断了。”


  “你等等啊,我去问问,”诺诺道,“马上上台了,得赶紧让老师过来。”


  诺诺出了后台,抓着个工作人员就恳切问道:“造型老师在哪啊?看到了吗?”


  “走了,后面还有活动,刚走的。”


  “走了?!”诺诺瞳孔一缩,“怎么说走就走啊,你有电话吗,给我一下。”


  拿到电话沟通好之后诺诺赶紧去找纪宁:“造型老师后面还有事就先走了,她说让我们打开屉子看看还有没有多余的发绳。”


  纪宁拉开抽屉一看:“没了。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“得,那干脆抽出来算了,全不要了,”诺诺勾了勾她挂在外头的半截,“都编进去了,又掉出来,不好看。”


  纪宁也正有此意,把发绳从里面一条条抽出来,可看来看去,又觉得差了点什么。
正当她翻着化妆台,想着能不能找点东西补一补的时候,身后传来催促――


  “还有一分钟上台了,准备一下啊!”


  “一分钟啦,你找什么呢,”诺诺戳戳她手背,“这样虽然有一点点美中不足,但是瑕不掩瑜……”


  诺诺没说完,纪宁随手把一边放着的几条手链拿起来,顺着刚刚发绳的方向绕了几圈绑进去。手链是今年主推的新款,所以摆了很多在化妆台上。
链条上的星月挂坠和裙子遥相呼应,还有一点她热播剧里的玫瑰元素,垂坠下来倒也显出几分精致灵动的漂亮。


  她随着音乐走上台,诺诺换了个角度在台下看着,纪宁发完言放下话筒时,看到诺诺对自己做口型,指着她临时绑上去的手链:“好看的。”


  下台不久之后诺诺发现她的“神仙编发”上了热搜,兴致勃勃举给她看,纪宁边摘耳环边猜测:“应该是CE自己买的热搜吧。”


  几天后才察觉到不对,有些杂志的封拍陆陆续续开始了编发加手链的造型元素,就连一些女艺人出戏活动的时候也开始这么编。
CE官网开售新品前发了微博,打的也是纪宁当时手链编发二合一的噱头,一万条手链没上多久就被抢空。同款项链三小时内也售罄,补货人数创历史新高,又上了热搜。


  热搜广场里有粉丝有路人,抢到的粉丝在炫耀在抽奖,顺便宣传纪宁新剧――毕竟玫瑰收视一路走高,前几天还都破了2,算今年收视最高的了。


  柠檬姐姐:【CE二合一大家都抢到了吗,反正我抢到了三条[呲牙]为了庆祝纪宁主演的《玫瑰与那时风》收视破2,这条转发里抽两条哦,要求:没黑过纪宁即可。】
【我抢到了两条哈,没别的就炫耀一下,一条手链一条编发,我可舍不得拿出来抽,就给你们蹭蹭。】
【我没抢到!但是这条抽一个粉丝转888给你去买!耳朵冲鸭!】


  没抢到的则是在转发抽奖,还有酸:
【我太笨了,上次看热搜就觉得小耳朵发量and发饰瞩目,想买同款,结果一搜还没发售,看到黑号都在说丑,我也就掉以轻心以为没几个人买。于是我没定闹钟!我睡过头了!等我醒的时候已经没了!我恨我自己。(景涛咆哮)】
【黑号:纪宁代言真丑,纪宁代言没人买,粉丝没钱路人也觉得难看。外面的世界:仙女真好看,仙女代言的更好看,粉丝买买买,路人买买买。】
【害,你宁姐越黑越红的水平罢辽。】
【粉丝简直不留活路,抢那么多干什么!路人都没得买了!只好蹲后续补货了,我一个霸王龙爆哭。】
【柠檬姐姐有钱就完事了,纪宁牛逼就完事了。】


  就连有媒体人都说,请纪宁做代言人是CE明确定位以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。
买的人一半是粉丝,另一半则是看了她照片之后纯粹觉得好看的路人,但无论怎么样,出单量在那里,纪宁的带货能力也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――请代言人的目的本质上也就是为了增加产品销量。


  新款很快成为官网的畅销爆款,APP上越来越多的人po出纪宁同款编发,纪宁的邮箱内也涌入了越来越多的代言合作,从香水到护肤再到洗护一应俱全。
出道以来,这是她第一次接到这么多的合作邀请,并且许多都是从前没敢想过的牌子。
那晚,诺诺看着她的工作邮箱啧啧感叹:“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话。”
“什么?”


  诺诺伸出一只手,摇向窗外:“道路是曲折的,未来是光明的。”
她发光的时刻,终于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。


  ///


  次日,纪宁坐了一晚上飞机赶往奈良,进行《初吻日记》的拍摄。
今天的日程是在奈良看鹿,对这里的鹿她是早有耳闻,有说乖巧温顺的,也有说无比凶猛的,还是要亲自试过才知道。


  做造型的时候她意外发现化妆师和造型师都戴着CE的手链,惊道:“你们自己买的?”


  “是啊,还是托我朋友抢的,不然根本都抢不到哈哈哈妈的。”


  纪宁说:“早知道你们喜欢的话,我就找那边要点过来了。”


  “你要也不一定能要到,说是总部也没多少了,很火的,”造型师给她展示了一下,“星月那个太红了,我退而求其次买的玫瑰的,好看不?”


  化妆师赶紧道:“代言人能说自己的不好看吗?别拉踩我们玫瑰OK?我就是抢的玫瑰的,凭什么踩一捧一说星月好,我们玫瑰也一样超红,还是红剧同款。”


  “某些玫瑰粉能不能别这么敏感,星月红是实话,我只说我自己更喜欢星月一些罢了,又没说玫瑰丑,何必上升。”


  “干什么干什么,饭圈撕逼呢,”诺诺也参与进来,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勿乱cue,纪宁代言的我都喜欢,玫瑰和星月别撕了,自家内讧让外人看笑话。”


  化妆间笑作一团。


  化好妆之后,拍摄很快开始。


  纪宁感觉今天的纪时衍有点不太对劲,但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,又说不上来。
大概是最近行程太多有点吃不消?所以才偶尔有些放空?


  纪时衍放空起来和常人也不同,因为艺人的习惯使然,所以即使他走神也不会走得很明显,只是低头玩一样东西超过两分钟的时候,就代表他在走神。
这也是只有粉丝才知道的小小秘密。


  纪宁拿着自己喂鹿的饼干,不自觉也想到了编剧之前说的吻戏部分……不过后来编剧没有再提这个事儿了,今天拍摄之前也没有和她说要做准备什么的。
也可能是吹了。


  正当她稍有走神的时候,面前猛鹿突然冲上前来一口咬走她的饼干,再一口叼住她挎包的带子。
纪宁被袭击得连连后退,想从鹿嘴里扯出自己的带子,结果也是徒劳。
这小鹿方才装得这么人畜无害的,变脸后还挺厉害。


  她和鹿开始了拉锯战,鹿要她袋子里的饼干,但她想给别的更加乖巧的――园内小鹿千千万,你崩人设我就换。


  扯了半天,她忽然被人拦腰抱上台阶,纪时衍另一只手从她背后一绕,把她的包取了下来。
“你跟它们斗个什么劲儿?”伤着了怎么办。


  纪宁小声:“我就是要让更多人看清它的真面目。”


  男人瞧了她一会儿,忽而又笑了,“它又不是人,别跟它计较。”


  纪时衍从袋子里拿出饼干,把那个挎包送给了那头很凶的鹿,带纪宁往里头走去:“听人说里面的会乖一点。”


  “你做功课了吗?”她抬头。


  他有个几秒的停顿,这才道,“差不多吧。”


  园区内确实也有些亲人的鹿,纪宁甚至都可以咬着饼干和它们一起自拍,正当她在那玩得不亦乐乎时,纪时衍却再度陷入了某个棘手的问题中。
刚刚,拍摄前一小时,编剧说今天要拍吻戏,为了效果考虑,就不通知纪宁了。
剧本没有,场景没有,设定没有,一切要他自由发挥?
他怎么自由发挥??


  看着纪宁和鹿无限趋近的脸,他觉得自由发挥这个任务,似乎比他自己变成那只鹿还要难一些。


  拍过鹿吃过午饭之后,二人靠在某个后花园休息。


  日光正好,纪宁靠在藤椅上荡秋千,旁边摆着果汁喝甜点,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惬意。


  纪时衍说要帮她推秋千,她抱着藤蔓,这才说:“你今天有点奇怪。”


  “……”
“哪里奇怪?”


  要具体说,她又是答不上来了的。
纪宁摇了摇头。
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正当纪宁陷入自己思索的小世界时,他缓缓把她的椅子转了个面。
二人面面相对。


  男人双手撑在她身侧,唤她:“纪宁。”


  她一愣:“嗯?”


  空气里带着湿润的树叶香气,还有饮料的清甜味道。


  他就在她毫无预料的情况下,倾身压了下来。


  那一瞬,纪宁的感官悉数被关闭,只是记忆中有似有若无若即若离的,琥珀乌木萦绕。
好像哪里有细碎的,树叶伸展的声音。


  她感觉到他的呼吸贴往自己的面颊,忘记闭眼,脑子里有意识地计算着距离,又几近空白地看他的脸颊越靠越近。
将要贴合的前一瞬,树叶哗哗声几乎就在耳边,纪宁骤然分清幻听和现实的区别:“……等一下!”


  “……嗯?”
纪时衍似乎也感觉到什么,二人一同抬头往上看,伴随着嗒嗒嗒三声脆响,秋千两边的藤条光荣殒命,整根断开。
秋千椅没了支撑摔到地上,甚至还欢快地滚了两圈。


  意外来得太快,所有旖旎顷刻消散,椅子上的纪宁是扶着纪时衍肩膀,才勉强没有摔跤。


  空气仿佛凝结片刻。


  男人眯了眯眼,不悦地回头:“这椅子谁选的?”


  ……


  当期节目在CP粉们期待的控评中开播,然播出之后,鼠标女孩们准备的“双击夫妇甜”“双击是真的”控评词条全没有派上用场,爆上热搜C位的是冷酷无情的五个字――
【纪时衍扑街】